劳力士向左走,豪雅向右走

 手表官网     |      2021-04-07 20:39

机械手表里面,除了简单的大三针、小三针,最喜欢的款式莫过于“手动计时”。

按下按钮,变会产生不同的机械运动,并立即通过指针反馈出来。一方面,金属制成的机械仪器不再冷冰冰;另一方面,只有精密加工制作的钟表才能实现如此繁复的齿轮协作。

它能带给佩戴者更多的互动参与感。

而现在最火的计时腕表莫过于劳力士的Daytona迪通拿莫属。Ref.116500国内官方公价9万6700元,截止19年6月中旬,其在二级市场上的价格已经达到惊人的18万,溢价近一倍。

除了迪通拿,其实还有不少好玩、有趣又不错的计时腕表,豪雅的Carrera卡莱拉就是其中之一。

这两款同诞生于1963年的系列,背后的品牌选择了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,劳力士向左走,豪雅向右走。

“Carrera卡莱拉”这一手表系列的名称和劳力士的“Daytona迪通拿”一样,都是取自于美国的赛车运动跑道。

比较好玩的是,劳力士的“Daytona迪通拿”一开始并不是这个名称,而是叫“Le mans勒芒”,同样为赛车跑道,不过是位于法国。更巧的是豪雅也曾有过一个名为“Daytona迪通拿”的运动计时系列。

因为是针对赛车运动,所以在当时这一类的计时腕表,通常会在表盘上印刷有繁复的“Telemetre”测速尺,用于测量汽车的平均时速。

彼时的手表尺寸偏小,男表直径普遍在36毫米以下。表盘上带有测速尺,无疑会显得非常臃肿,同时不利于正常的走时时间读取。

于是劳力士将原本表盘上面的测速尺转移到了外沿的表圈上,由此“Daytona迪通拿”系列得以诞生。

现在我们看劳力士的“Daytona迪通拿”和豪雅的“Carrera卡莱拉”,会发现它们的外观差别甚大,后者更显简洁、干练,感觉不出其是一款复杂的赛车运动计时腕表。

但实际上,它还真是......只是豪雅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。

当时的手表表镜普遍采用亚克力塑料材质。而这一种材质性能并不足够稳定,会热胀冷缩。当时豪雅的供应商提出了一项新的发明,它们在亚克力表镜的内侧增加了一个金属圆环。这个金属圈的作用是卡住亚克力表镜,由内往外扩,减少其遇冷收缩的程度,避免表镜意外脱落,同时还可以提高手表的防水能力。

见到这一设计后,时任豪雅CEO的Jack Heuer先生想到将“5分之1”秒计时刻度印刷在金属环上。这样不仅可以将计时腕表的测量精度由原本的1秒提高上去,而且还不用增加表盘印刷的繁复程度。

由此,豪雅的“Carrera卡莱拉”系列得以诞生!

同时,豪雅CEO的Jack Heuer先生在学生时代就深受现代设计的影响,于是在他的筹划下,“Carrera卡莱拉”系列的外观非常地简洁、干练。简直就是同类型运动计时腕表中的“一股清流”!

为了追求简洁,初版的“Carrera卡莱拉”系列腕表上就只有“5分之1”秒计时刻度,并没有劳力士“Daytona迪通拿”所配备的“Telemetre”测速尺。不过后来面对市场的需求,豪雅还是推出了诸如测速、脉搏、测距等功能的“Carrera卡莱拉”。当然,表镜内侧的金属环已经位置不够了,于是只能加印在表盘的外沿。

比如这枚表友拿到芯选寄卖的“Carrera卡莱拉”Ref.CS3110,其表盘就用蓝色标注有0-100的额外数字。这是针对赛车、科学测量而单独设计的“百分之一”分刻度。

同时,细心的表友还会发现其中央计时大秒针并不是笔直的,其末端微微下弯。这样的情况,并不是生产瑕疵。而是豪雅计时腕表的特殊设计,这样可以让秒针更贴近刻度,减少从不同时角产生的视觉误差,提高测量读取的精准度。

上世纪石英危机时,因为种种原因,“Heuer豪雅”品牌不幸在原始家族手上丢失,1985年被卖给了TAG集团,所以品牌名称变成“TAGHeuer泰格豪雅 ”。这个集团还是汽车品牌迈凯伦的股东,曾经迈凯伦也叫“泰格迈凯伦”。当时,甚至买一辆迈凯伦的F1,还会随车赠送一块豪雅手表。虽然在1990年,豪雅以7亿多美元的价格被卖给了今天的东家LVMH集团,但是之后并没有把名字中的“TAG”三个字母去掉,一直沿用至今。

这枚表友拿到芯选寄卖的“Carrera卡莱拉”Ref.CS3110其实是1996年至2002年的复刻产品,沿用了初代“Carrera卡莱拉”Cal.2447D的外观设计。让人感动的是,表盘上的Logo依旧采用了原版的“Heuer豪雅”,并没有加上“TAG”字样。

最早的夜光材料是使用硫化锌,在阳光或灯光照射后得到激发发光。硫化锌的衰减很快,一会就没有光亮了。如果将镭和硫化锌混合,那么硫化锌就会因为镭的辐射而激发发光。因为镭的辐射量太大,后改用了低辐射的氚(音‘chuān’)。

所以在1960年到1998年间的古劳上面可以看见“Swiss-T<25”或者“T Swiss T”字样,这里的T就是代表放射性元素氚Tritium。而这枚“Carrera卡莱拉”Ref.CS3110在千禧年世纪之交,也是采用了氚夜光。表盘上印刷有大写字母“T”,历经20年岁月,其已经老化变黄,非常有历史味道。

因为是近现代复刻版,所以机芯很难找到原版的Valjoux,这一表厂在石英危机时已经兼并到了ETA机芯厂。豪雅为其配备了Lemania拉马尼亚旗下的Cal.1873机芯,此乃这一价位最好的手动计时机械机芯,没有之一。其兄弟款式,正是搭载欧米茄“月球表”超霸之上的Cal.861系。

20世纪70年代初开始,在Cal.861机芯上开始使用塑料材质的零部件。对于这样的改变,很多表友表示难以接受,以为又是为了节约成本。甚至还有表友将这一塑料零部件称为“英雄的软肋”。

但Cal.1873里面的塑料部件作用是用来截停住计时秒轮,其采用低摩擦的Delrin?材质,这对于性能和稳定性反而是提高。因为如果是金属,则会加大摩擦。在功能性和观赏性间,这个价位的手表加上是密底设计,则更应该偏向功能。

劳力士的Daytona是公认的好表,众多的表友都很关注,现在就像太阳一般明亮。可钟表圈还是有其他好玩、有趣又不错的计时腕表,值得被你我所了解。

劳力士向左走,豪雅向右走,各有各美好!

END